当前位置:经济与社会网 > 法治在线 >

实名反映江西、广东三家医院错误诊断、隐瞒病情致人残疾

来源:一点资讯    日期:2020-09-14 14:50    

反映人钟彐宾,男,地址:江西省樟树市洋湖乡横梁村钟家组32附49号,农民,身份证号:362203197703162635电话:13237956855,我所反映的情况是南昌二附院神经内科主任张明、涂怀军;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脑病科林长峰、针灸科主任王琳;南昌中医院针灸科主任付勇、严纯因为被家三甲医院误诊和隐瞒病情,我成了二级残疾相关情况反映如下:

 

以下人员为此材料的涉及人员

南昌二附院神经内科主任张明、涂怀军。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脑病科林长峰、针灸科主任王琳,

南昌中医院针灸科主任付勇、严纯川。

2014年3月19号我开始发病,乡卫生院的医生告诉我可能是格林巴利综合征,让我去大医院治疗当时我都不知道什么是格林巴利综合征

本来我打算去樟树市人民医院检查治疗的,神经方面的病还是要专门去治,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南大二附院)治疗神经系统疾病很专业。

 

本着对南大二附院的信任,我就来到了南大二附院在这家三甲医院,我做了第一次肌电图检查,检查结果是阴性,未见特征性改变,也就是没有格林巴利综合征的症状。住院期间,涂怀军副主任抽取了我的脑脊液,他的学生给我做了检查,检查显示我并没有蛋白细胞分离的症状。

也就是说,我其实根本就没有格林巴利综合征!隔周我又做了第二次肌电图检查,结果还是一样。但是当时我不知道检查结果可以拿走,医生也没告诉我可以带走结果。所以我手头没有检查结果,但是出院记录上面有我的出入院诊断,上面显示我的双侧病理征阴性,也就是表示人体两边和脚没有病理特征,这能够证明我入院的时候是没有这个病的!

 

但是,在检查结果明明证明我没有格林巴利综合征的情况下,明主任却断定我患有格林巴利综合征,并且开始给我进行相关治疗。作为一个天天下地干活的农民,我当时看不懂检查报告,也并不了解格林巴利综合征,觉得医生说的就是对的,照着做就行。

所以我就开始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所谓的格林巴利综合征。我的入院时间是2014年3月27日,住了半个月院,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很难治愈的格林巴利综合征,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竟然给我治好了。

4月10号,涂怀军要求我出院出院没几天,病情就反弹了。我当时以为还是锻炼不够,就买了两水晶球,在床上时通过抓握球来恢复体力,慢慢体力恢复了。但是我发现我不能再跑步了,因为一开始跑步,我的身体就会不自觉地发抖。

我想起了从前发病也有过这种症状,心里十分害怕,2014年4月23日,我去了另一家三甲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我想不到的是,这家医院比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对我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不仅继续误诊说我患有格林巴利综合征,而且隐瞒了我彩超检查结果,没有告知我的心脏情况!

来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这次没做肌电图,因为之前刚在南昌做过两次,不过,我做了脑脊液检查,也是阴性的,但是医生还是认为我有格林巴利综合征,没病也要给我按照有病来治!让我在医院的脑病科住院,4月23日开始在脑病科住院。但是根据医生开具的我的出院记录上关于入院的描述,我是根本没有格林巴利综合征的!

 

主治医生林长峰跟我讲已经确诊,并要求我购买昂贵的药丙球蛋白进行治疗。一瓶丙球蛋白要花561元,每天需要用8瓶,连续三天,光用这一种药就花了一万三四。

入院第二天,我还做了心脏彩超,林长峰医生告诉我,我的心脏有轻微返流,安装了瓣膜,返流问题才会解决,其他没什么好治的。但是他告诉我先心病一般都有轻微返流,我不要安装瓣膜,还没到那个地步。

 

5月4日,我又被医院告知可以“康复”出院了。我以为这次没事了。从前的出院记录和诊断证明都应该有两位医生签字,一位是主治医生一位是上级医生,但这次却只有林长峰一位医生签字,这很不正常!脑病科的吴宣富医生为什么没有签字?是对我的诊断结果不认可,还是不敢对自己的诊断负责任?

 

医生给我开出院的中药药方,我找别人看过,药方是用来治疗格林巴利综合征(中医叫痿病),都是些活血化淤、营养神经的药。

 

这次出院仅仅过了不到三天,5月7日我又回到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这次我是在在针灸科。针灸科的王副主任医生给我做了肌力测试,发现我的手很有劲,他询问过我是否做过肌电图,我告诉过他南昌二附院给我做过两次,而且中间只差一个星期,明一主任还说格林巴利综合征发病半个月后是高峰期,很容易检查出来。

既然发病半个月之后就是高峰期,很容易检查出是不是有格林巴利。当时发病半个月的时候我还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做过两次肌电图,都没检查出来,明一主任的话不是证明自己是在误诊吗?

王副主任又问我是否做过腰穿脑脊液检查,我说南昌二附院当时给我做腰穿的可能是个学生,经验不够没做出结果。但是咱们医院脑病科确诊我是格林巴利,我还住院治疗了。接着我又在针灸科住院了。但是我的出院记录里面可以证明,我入院的时候四肢肌力,肌强力正常,都是病理反射未引出!所以说入院的时候依然根本没有格林巴利综合征。这个出院记录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原本应该有两位签字医生,这里还是只有一位!

 

住院第6天,我跟查床的医生说,感觉治理没什么效果,查房的医生又给我做了肌力测试,发现我手很有劲,告诉我,我这么有劲都达到出院标准了。

住了大约7、8天院后,每天负责给我针灸的女医生说让医院给我申请心脏彩超会诊。我一听就说我心脏可能没问题,我还把脑病科的心脏彩超拿给医生看。当时王副主任医生也在场,他说“你心脏肯定没有问题的,有问题早就有了”。没有同意我的心脏彩超会诊。

5月19日,在治疗12天之后,王副主任要求我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针灸科出院。这份出院记录和我之前在脑病科的出院记录里写的入院记录几乎一样,四肢肌力,肌强力正常,都是病理反射未引出!但是在这份出院诊断上,原本应该有两位医生签字,却只有一位。负责每天给我针灸的女医生并没有签字,她已经确定医生给我误诊误治了,她不想负责任?还是王副主任根本不不让她管呢?

 

这次,医生又给我开了中医治疗痿病(格林巴利综合征)的药方让我出院吃。我回到家里面,每天按照医嘱吃药。

回家后,我发现,我的手脚经常打抖、一阵阵的,手上有力气,能往上提起东西,但是不能往下压东西。有一次我在市场拉了一车菜,可能是使劲大了,感觉自己心脏突突的,血好像在往外喷。

2014年7月27日,我感到手脚麻木,指关节乏力,但当时身体状况还挺好,就去江西省中医院住院治疗,主任医生付勇仍然按格林巴利综合征给我治疗。当时在江西省中医院住院28天,多花了近五千元冤枉钱,病也没治好。

2014年9月24日,我又回到了广州中医一院在针灸科,我又提到了我之前的格林巴利诊断,把前几次的检查结果都说给针灸科的医生听,也把前几次的住院记录等资料拿给医生看。这次医生们讨论了一下,认为我是心脏问题,心脏科的谢主任让我立马做手术。

我请求护士送我去心脏科,因为当时陪我去的家人出去了,我一点劲都没有,什么都拿不动。这个好心的护士在路上告诉我:你其实根本没有格林巴利,是心脏引起来的,是之前的医生误诊了你。好心的护士连说了两次我被误诊了。

本来打算听医生的,在心脏科住院准备做手术安装瓣膜。但是为了放心起见,我去广州人民医院做个心脏彩超,确诊一下有没有必要做心脏瓣膜手术。广州人民医院院诊断我没有必要心脏瓣膜手术,我告诉了广州中医心脏科谢主任,过了几天后他才告诉我不用做手术了。

心脏科医生见我不做手术,就让我转科室。虽然我不愿意,医院还是以我有肝炎为由把我安排到了脾胃科。

脾胃科的侯医生问我:你有肌电图的检查吗,他又让我去做肌电图,这次我去做了知道要拿结果了,但是检查的医生却不给我,跟我说我的结果会直接送到脾胃科。从始至终我没有看到检查结果。但是侯江涛医生告诉我,是我的神经变异了,我的格林巴利被治好了。

更坑我的是,侯医生还打印了个条子,上面写着说我格林巴利被医院治好了,我心脏病如何如何,让我在条子上签字承认。因为害怕我不敢不签字,我人还在医院里,我怕我要是不签字医生会报复。有一天遇见了林长峰医生,我想起护士的话,就问他我当时就问他心脏为啥没处理呢,林医生当时未作任何回复

11月5日,我出院了,出院记录里面显示,我入院时我四肢肌力、张力正常,这些都是造假的,因为我当时入院的时候连两斤东西都拿不起来!出院诊断又说我是中度回流了,中度回流是根本就不可能肌力正常的!

 

半年的时间,我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江西省中医院,家三甲医院住了6次院,都是在给我治疗我从来就没有患过的格林巴利综合征!我花费了万的治疗费用,血汗钱都用来买药治病,治我根本没有的病!现在我还要因为他们的误诊,因为他们的知情不说,我成了二级残疾下半生彻底毁了

因为医院的误诊,隐瞒,家知名的三甲医院毁掉了我的下半生。医生本该对症下药,按方抓药,然而却给我治错了病,开错了方,让我丧失了劳动能力,让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而且我住院期间,江西省中医院还存在着严重的胡乱收费的问题,坑害病患。

事情发生后我联系广州中医院要求给个说法院方让我去找卫生局,之后再联系就把我拉黑了。有困难找政府,医院不给我说法,我只能求助政府。2018年我向广州市政反映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误诊,隐瞒我的病情工作人员告诉我让我去起诉,之后就没有了结果。江西省中医院的主任医生付勇扬言“跟领导关系好,你可以随便去告!”

这三家三甲医院的误诊和隐瞒,导致我成了二级残疾,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么毁在了无良医生的手上,我的下半辈子也彻底断送在了他们的手里。希望相关部门领导能够重视,严查 还我一个公道!

以上反映情况完全属实,如有不实反映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来源链接: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QnPg9sr?title_sn=0&yidian_dtype=1&utk=es1dtuxe&appid=pro&ver=5.5.0.1&f=ios&share_count=2

(编辑:admin)
说明:本网所有内容主要用于资讯交流,一些文章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立场,对文章产生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如果有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加入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经济与社会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复兴路1号 宏光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