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与社会网 > 法治在线 >

河南杞县当代版后宫戏,到底谁是恶毒“皇后”的保护伞

来源:搜狐    日期:2020-07-21 18:02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自古就有虎毒不食子一说,但是现今社会因为利益,因为钱而引发的矛盾以及冲突已经不再是陈年烂事。老人去世,尸骨未凉,家中子女大打出手,房屋拆迁,父子反目,母女相离,配偶开战都已经不再能成为社会的热点话题,究其原因就一个字“钱”。

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因为钱,我们可以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一方面,钱又是双方面的,因为钱,我们可以看清亲人的真面目,甚至因为钱,亲人可以反目成仇都有。那么亲人因为钱而反目成仇是啥体验?然我们开看看一位来自河南杞县朋友的自述。

自古夫妻本是同林鸟,一夜之间变仇人

河南杞县一家人,父亲陈立志,母亲米青梅。1998年结婚,同年的12月诞生第一个女儿陈玥,其母米青梅随后被调入城内公立学校“杞高附中”成为国家公务员,直到2006年诞生第二个儿子。

就以为这是个美满,和谐的家庭,但是据大女儿陈玥回忆十岁的某天,其母米青梅带着他和弟弟去药店,买到了大量的安眠药,回家后,其母米青梅将药磨碎放入晾水杯中,并嘱咐陈玥千万不能喝杯子里的水。

结果等到父亲回家,陈玥偷偷的向他告知此事,但因弟弟尚小,父亲考虑家里不宜暴露丑闻影响恶劣,没有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同时将水倒掉掩盖了这一切,而后的日子中,父亲慢慢才发现米青梅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善良的女人,手机里陌生男人的联系是越来越多了。

当一个母亲不再以家庭为根本,手段再恶毒貌似都不为过

2018年11月,父母正式离婚,也许不同的路可以让双方更好的生活下去,在陈玥的回忆中2013年父亲陈立志准备创建一所小学,许是母亲米青梅在外面的生活未必是一帆风顺,再一次双方走到了一起,但是并没有复婚。

和好的前提一定是为了家庭的努力,恰恰是这个米青梅为了能获得不应该获得的东西,以小儿子,大女儿需要家庭的关系,终于向陈立志提出了复婚,前提条件就是把学校法人变为她,同时拿出了之前趁陈立志应酬不清醒时签下的协议。也许是父爱的缘故,也许是父亲的懦弱,最终不计前嫌的与前妻米青梅复婚。

二度婚姻的花开蒂落并没有给这个原本就是伤痕累累的家庭带来好运,虽是复婚,但是米青梅依然无法履行一名妻子,母亲的责任,上不能孝顺父母,下不能照顾孩子,更不能为家庭付出任何的一切,且迟迟对于不能将学校法人变成自己而在家中制造矛盾,作为一名男人,作为一名父亲,一名儿子,考虑家中的无奈,终于父亲陈立志在2016年7月将学校法人变更为米青梅。

历史的结局惊人相似,变质的亲人,忽然之间成了陌生人,为了能拿到法人的资格,为了能给自己捞到更多的实惠,米青梅终于踏出了这一步,离家出走且正式向法院起诉陈立志,要求离婚。

杀父,害子,弑亲,三不孝的女人有多厉害

为了能快速离婚,为了能快速获取利益和钱,离婚案件中,米青梅为了诬陷父亲家暴她,在美容院刮痧之后去验伤并提交法庭。

针对向我父亲“下安眠药之事”前后辩解不一致,最早说因为父亲喝酒,想让他喝了之后早些睡觉,后又说从无此事。陈玥去做证米青梅说陈玥当时小根本记不清楚事情。

同时,父亲和律师取证发现米青梅未经父亲同意,私自篡改学校在教体局存档的章程,和民政局存档章程严重不符,出资金额由50万变成1200万,创办者由陈立志变成陈立志、米青梅,董事长由陈立志变成陈立志、米青梅,并且划去弟弟的董事身份,

米青梅离家出走起诉离婚期间,曾教唆陈玥偷取家中保存的材料,当时陈玥找到之后并没有给她,得知教体局存档的章程被改之后,陈玥在米青梅所说的材料中找到了原件。被迫无奈的米青梅也承认学校章程也被她私下更换。

同时米青梅作为杞高附中在编教师,自从陈立志建立私立学校以来,领取私立学校工资还依然在公立学校吃空饷。2017年9月杞县下发防治“吃空饷”文件,为了能更好的获取利益米青梅伙同原教体局领导于某某等人去私立学校签订协议,协议签过之后米青梅不按协议执行,窜通会计崔某某架空我父亲以达到侵占私立学校财产、侵占国家财政资金的目的。

三年来,米青梅伙同会计崔艳,拒让陈立志查看学校明细账目、票据,学校一切支出均未经过陈立志同意。私自挪用、侵占学校资金。米青梅见钱眼开,为了逃避陈立志为学校建设所借债务,利用法人身份对学校众多领导,老师,干部等人威逼利诱,与法律背道而驰,擅自将他们吸纳为新董事成员,串通一气对董事会成员造假,对陈立志进行污蔑,以达到她赖账的目的,并用陈曼曼等人的银行账户为其转移学校学费收入。

米青梅不善经营管理学校,不妥善处理学生家长提出的问题,恼羞成怒殴打学生家长,被学生家长录制视频发布到微信朋友圈大量转载。米青梅对老师刻薄、工作量极大、乱发脾气、导致老师心生不满辞职,因某班没有固定老师给学生上课,学生家长担心会影响学生学习情况,想要转学,米青梅不去检讨自身原因,坚决不退学费惹恼家长,致使家长在2019年10月在今日头条上报道此事。不仅如此,米青梅在公立学校2013届的任职班级,肆意打骂学生,被学生在“杞高附中”贴吧揭露,其种种恶行有违师德!

恶迹照照,却难得公理,到底是谁为米女撑起保护伞

自从其母米青梅引发种种事端之后,作为家里的大女儿陈玥目睹这一切的发生,为了讨回一个公道,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向公检法司寻求帮助,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米青梅大肆网络关系,结识人脉。其中有杞县原司法局局长米某某、杞县法院民二庭庭长周某某、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两位院长:李某某、李某某。从米青梅与这些人的短信记录、微信聊天记录及语音中,能够清晰地看出这些人为米青梅的离婚案件倾心相助,不遗余力。

其后米青梅更是口出狂言称“从杞县到开封到省里,随便你们告,我看你们能不能把我告倒,看谁敢管!” 为其离婚案件,米青梅不远千里请周某某吃饭,果不其然,凡是与米青梅有关的案件,均会分配到民二庭,其中代理人亲口告知:“民二庭的人都说米青梅是冤枉的,并且在往后的案件中写申请书,申请杞县法院民二庭的全部工作人员回避。”其中缘由,可想而知。

因米青梅长期的无耻行径导致家庭破裂,父亲重病缠身,2019年2月陈玥向杞县纪委信访室匿名举报米青梅吃空饷、经商等问题。2019年3月去杞县纪委找纪委副书记韩振启实名举报米青梅。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杞县纪委党风室开始着手调查。最终教体局纪检组定米青梅为自报吃空饷。2019年我向陈润儿省长写信,教体局给我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写到米青梅处于脱岗状态,而2017年在私立学校的工资表中仍可看出米青梅在私立学校领取工资并且管理学校。因处理结果不到位,明显袒护米青梅等人,我逐级向上级部门反映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合理解决。

在2020年4月米青梅猖狂的通过微信语音恐吓亲生女儿陈玥:如果我不怕坐监就一直告。同时陈玥接到自称杞县城郊乡派出所所长的电话,说要见我一面,在多次询问原因之后告知是因为反应纪委的事情。

当天下午,米青梅又通过微信语音继续恐吓称,派出所找是最后一回,米青梅希望陈玥把握住这最后一次机会,是否迈进监狱的大门,看这一次的表现,并且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还说上周一纪委已经正式通知她,让米青梅告知陈玥所反应的事情是诬告、诽谤。

米青梅又说:因我再次反应问题,杞县纪委很反感,准备息事宁人,如果再次反应问题准备对我进行判刑几年。反复强调陈玥是非法上访、诬告、诽谤!如果一意孤行,一定会被送进监狱的大门!

2020年,米青梅利用父亲的朋友为其传话,假借纪委工作人员的名义继续恐吓威胁,声称“纪委刘善强正在搜集陈玥违法证据,米青梅也已经向纪委提供了陈玥违法的证据,下一步将会采取一定措施!”可想而知,米青梅及她背后黑恶势力有多强大,令人细思极恐!

亲母亲害亲女儿,到底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良心何在。

为了获得权利,利用孩子的成长,老人的生活,二次逼着前夫复婚,目的就是能在学校插一脚。

为了窃取金钱,复婚完毕赶紧编制罪名,家暴,冷暴力等等罪责扔向了陈立志,以图尽快离婚,完成米校长的伟大前途事业,同时还不忘吃着空饷,侵占着国家的利益。

为了保住利益,威逼利诱,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豪言壮志不次于男人,简直就是当代的“川岛芳子”,是否有心,是否还有良心,是否还是一个人的心?

但是如此恶劣的一个人,据陈玥所述以上均为事实,有据可查的事实,却无人追责,无人理睬,到底为何?是弱势群体的伪装,还是米校长演技太好,还是另有其事,只能希望杞县的相关部门领导能正确看待这个问题并正确处理,给这个家庭一个公正。
 

(编辑:admin)
说明:本网所有内容主要用于资讯交流,一些文章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立场,对文章产生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如果有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加入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经济与社会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复兴路1号 宏光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