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与社会网 > 法治在线 >

非院长为何启用“院长发现”,简单的民事案为何如此离奇?

来源:江苏快讯    日期:2019-07-27 22:11    

核心题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启动“院长发现”再审的前提是“认为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在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后”进行。一桩原本普通不过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而且已经经过了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和裁定,为什么会被沅陵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荆继机启动“院长发现”,从而把当事人逼上一条诉讼“不归路”?

案情回放:

案情一:

2008年9月17日,郑启鸿与房主张大堂签订了15年的《房屋租赁合同》用于开设宾馆,郑启鸿投入80余万元进行了部分装修,因房屋质量存在问题郑启鸿经司法鉴定后向沅陵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期间,房主张大堂以低价将该房屋卖给了第三人向先高。2011年9月24日,郑启鸿被迫又与向先高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后又因协议显失公平郑启鸿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因租赁房屋的卫生间漏水现象十分严重,致宾馆无法正常营业,郑启鸿多次要求房主维修和支付维修费用,但遭房主拒绝。无奈之下,2012年9月11日郑启鸿又再次向沅陵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沅陵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却迟迟没有下达判决书,从而人为地激化了双方之间原本紧张的矛盾,致使向先高于2013年1月11日以“不支付房租”为由强行封锁租赁的宾馆大门,从而又导致郑启鸿遭受巨大损失。

2014年9月25日,沅陵县人民法院《沅陵县人民法院终于下达了判决书【(2013)沅民一初第23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如下:1、合同继续履行;2、停止侵害、解除封锁;3、赔偿损失115608元”。但郑启鸿觉得赔偿过低,又诉至怀化市中院,后怀中院判决;维持原判;2、(另外)赔偿68168元。判决生效后,郑启鸿向沅陵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直到2016年2月18止,沅陵县人民法院从未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图片说明:第238号民事判决书)

案情二:

2013年4月7日,被告人向先高则向沅陵县人民法院起诉郑启鸿,要求“解除合同,支付房租5万元”。后沅陵县人民法院判决:内容如下:“1、驳回向先高“解除合同要求”;2、郑启鸿支付向先高的房租5万元”(详见判决书)。向先高没有上诉,但申请再审。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怀中民申字第73号裁定书》:驳回向先高再审申请。于是,向先高就《沅陵县人民法院(2013)沅民一初第239号民事判决书》生效判决申请强制执行。沅陵县人民法院下达《沅陵县人民法院(2015)沅法执字第143号执行通知书》。

(图片说明:第239号民事判决书)

从沅陵县人民法院下达《沅陵县人民法院(2013)沅民一初第239号民事判决书》的生效判决和沅陵县人民法院下达《沅陵县人民法院(2015)沅法执字第143号执行通知书》来看,双方已无异议。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本案应终结。

(图片说明:(2014)怀中民申字第73号裁定书及沅法执字第143号执行通知书)

非院长凭什么启用“院长发现”

2016年10月26日,沅陵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荆继机启用“院长发现”这一特殊法律程序,沅陵县人民法院下达了《沅陵县人民法院(2016)湘1222民监4号民事裁定书》。

起因是2015年6月15日,向先高又以“不服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怀中民一终字第662号判决”为由,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15日下达《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申字第867号民事裁定书》:指令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于是,怀化市中级法院按照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意见,下达《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12民再6号裁定书》一:发回沅陵县法院重新审理。沅陵县法院(2016)湘1222民初672号重新立案审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审判监督程序适用指令再审和发回重审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7号)第四条: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的,上级人民法院不得以基本事实不清为由裁定发回重审。因此,发回重审案件不一定全是错案。但作为时任沅陵县法院党组书记的荆继机,却启用了“院长发现”这一特殊的再审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之规定 :当事人未申请再审、人民检察院未抗诉的案件,人民法院发现原判决、裁定、调解协议有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确有错误情形的,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的规定提起再审。

依照“当事人未申请再审、人民检察院未抗诉的案件”才能启用“院长发现”的要求,向先高已经向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被驳回。所以,向先高的案情不符合“院长发现”的条件;其次,该案没有任何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地方。值得说明的是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启用“院长发现”的再审条件是有“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因此,综合以上两点,该案不存在启用“院长发现”再审的法定条件和理由。

其次,荆继机起用“院长发现”时还不是沅陵县人民法院院长。起用“院长发现”【下达《沅陵县人民法院(2016)湘1222民监4号民事裁定书》】的时间是2016年10月26日,而他在沅陵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当选院长时间是2016年11月28日。那么,是谁给了他这一特权?他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接下来荆继机行为則更为离奇。荆继机启用“院长发现”后,受到当事人郑启鸿的质疑——因为荆继机当时不是院长。而且此案没有法定再审条件和理由。于是沅陵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5日下达了一份《沅陵县人民法院(2016)湘1222民监7号民事裁定书》:将《沅陵县人民法院(2016)湘1222民监4号民事裁定书》撒销。既然《沅陵县人民法院(2016)湘1222民监4号民事裁定书》已经撒销,那就说明“院长发现”这一再审程序已经不存在了。而且《沅陵县人民法院(2016)湘1222民监7号民事民事裁定书》上清清白白写明:“《沅陵县人民法院(2013)沅民一初第239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其后,沅陵县人民法院也没有下达任何一份再审239号的民事裁定书。那么,本案接下来一连串的对238号和239号再审,其理由和法律依据从何而来?由此给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与损失应由谁来负责谁能承担责任?

诉讼路上的痛与泪

有一首歌叫《说多了都是眼泪》,我觉得用于郑启鸿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这桩官司开始到现在,光法院判决书、裁定书、司法(价格)鉴定书、法院执行通知等文书就达61份之多。而宾馆损失则约高达700万元(从2013年1月11日至2019年7月12日,按照《沅陵县价格认证中心沅价鉴字(2013)第40号的价格鉴定结论书》的计算)。望着当事人一叠高高堆起的有关此案的各类文书和案卷,不难想象出诉讼路上他经历的痛与苦。

郑启鸿原是国家一级拳师,湖南师大毕业后从事体育教学。2013年开始从事法律服务工作,系中共党员。他表明自己的决心: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一个共产党员,他必须捍卫法律的公正,维护法律尊严。尤其在党中央坚决“扫黑除恶,打掉保护伞”的时代背景下,他相信自己的案子肯定会得到一个公正判决……

曾经有人劝他放弃,说对方势力强大,要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而他则说,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法律工作者,他愿意用生命维护法律的公平公正!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通过法定程序使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形成法律,通过法律保障党的政策有效实施,确保全面依法治国正确方向”。但现实中,总有那么一些人阳奉阴违、有法不依,甚至贪赃枉法。而个别单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泛滥;有些人不仅不作为,并且乱作为。但我们始终坚信,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法治中国的进程会越来越广阔,前景会越来越光明。

最近,中共湖南省委“集中整治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出台,更是对习近平“法治中国”的积极响应。此案最终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admin)
说明:本网所有内容主要用于资讯交流,一些文章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立场,对文章产生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如果有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加入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经济与社会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复兴路1号 宏光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