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终点时刻

娘刚走,娘是掉着泪走的。妻子凶巴巴地说。母亲怎么会走呢,她这身体能去哪儿。娘,娘!老刘急忙跑到娘的屋子,床上空空的。娘真走了?娘去了哪儿...

往事并不如烟

这棵榕树枝繁叶茂,浓荫蔽日。那些从树上往底下生长出来的千万条气根像是千手观音,老让人觉得她想紧紧地去抓住地上的什么东西。又像是美女的棕色...

派出所的故事(小说二题)

派出所的故事(小说二题)...

天演的烦恼

天演的烦恼...

手...

第五重人格

第五重人格...

联防队员马幸福

联防队员马幸福...

深夜有人敲门

深夜有人敲门...

乡 魅

乡 魅...

露水劫

露水劫...

山野人家

请去说媒的小脚女人很能说,只三言两语就镇服了女方的父母。这样,狼牙寨的山子便与舅父的女儿结了良缘。婚后,婆娘挺行:只几年时间,就给他生...

祈祷的母亲

此刻,母亲伸展又腿坐在床上,双手相叠放在胸前,嘴唇翕动着,轻声念叼着一些模糊的句子。窗户上一方白白的月光正好罩在她身上,她头顶白色头纱,...

核录

核录...

黑女

黑女...

枪响以后

枪响以后...

汽车上的杀人阴谋

汽车堵在高架路上。 这时你如果透过车窗抬眼望去,望着悠悠漂浮在半空中的白云;望着白云下一幢幢兀然矗立的高楼;望着从高楼之间蜿蜒穿过的高架道...

为给妻子报仇,他伪装重症肌无力!

求求你,放了我,银行卡密码我已经告诉你了 安心呆在这里,一个星期后,就可以走了。 走?去哪里?等等,你要干什么 呵呵你先睡一觉吧,然后就解脱...

文苑丨一位法院干警的心声:作为“军嫂”,我无怨无悔

我是河南省新蔡县人民法院的一名普通干警,也是一名军嫂,我的丈夫是一名海军。 每次老公回来看我,都要请假,常常还会临时接到任务提前归队,走的...

白云分局李宝:从警三乐

至此年中,入警两载,虽配鞍马箭弩,然未尝冲锋陷阵。常于桌前言写作,文章两三篇,未窥门径,然幸能勤劳作,笔耕不辍,渐入佳境,亦于此中觅得三...

孙晴:戒毒所高墙内 温暖如春

法是什么?古人是这样说的:法者,定纷止争也,现代是这样定义的:法律是由国家制定和认可的、体现国家意志的、以权利和义务为主要内容的、由国家...

  • 120条记录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加入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经济与社会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复兴路1号 宏光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