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与社会网 > 财经视界 >

吊车司机在燃爆事故中死亡 谁之过?

来源:网络    日期:2020-08-07 15:42    

1596770589818464.png

事发后公路交通情况调查百里站大门紧锁

1596770656159088.png

事故现场一片狼藉

□本报记者冯羽 罗荣华

  近日,广西桂林市兴安县一位读者向本报反映,他的亲戚是一名吊车司机,去年10月31日,在一家金属回收经营部受雇起吊一个油罐时,突然发生燃爆事故(下称“10·31”燃爆事故),导致他的亲戚全身大面积烧伤,送到医院抢救后,最终不治身亡。金属回收经营部的老板却说油罐燃爆是司机操作不当引起的,反将死者告上法庭。对此,记者前往兴安县对此事进行调查了解。

现场 

油罐燃爆致仓库屋顶被掀飞

    7月26日,记者在兴安县界首镇找到了吊车司机的弟弟黄建兵。黄建兵告诉记者,他的哥哥黄双连于去年帮人起吊油罐时,因遭遇燃爆事故全身被烧伤,最终医治无效死亡。

    黄建兵带着记者来到位于界首镇百里公路养护站内的事故现场。这是一间用水泥砖砌起的简易房子,发生燃爆事故后,房子的大门紧锁。黄建兵带着记者穿过旁边的过道,翻过一道凌乱的水泥砖墙才得以进到屋内。在这个约100平方米的屋内,一个锈迹斑斑的油罐一侧的铁皮已经不见,一辆吊车则被烧毁。而屋顶的铁皮顶棚也露出了一个大洞,屋内显得凌乱不堪,随处散落着碎砖石、铁片及其他一些不知为何物的物品。

    黄建兵告诉记者,这个房屋属于百里公路养护站,金属回收经营部的老板唐先生租下来之后用来存放油罐。2019年10月31日晚上8点左右,他的哥哥黄双连来帮老板起吊油罐,不知什么原因发生燃爆,当时这个房屋内共有三个人,黄双连、唐先生以及唐先生的儿子三个都同时受伤,其中黄双连和唐先生的儿子伤得最重,唐先生伤得比较轻。黄双连在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终因伤势过重死亡。

    黄建兵说:“事故发生后,由于我的哥哥伤势比较重,一直无法开口说话。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们也无法得知。不过,到目前为止,唐先生只赔偿死者家属约7万元的医药费和5万元丧葬费,其它的就不打算给了,唐先生的做法让我们死者家属感到很寒心。”

死者家属 

仅获十几万元医药费和丧葬费

    在界首镇百里村委百里村,提起丈夫的去世,56岁的唐冬秀还是忍不住眼泪直流,她告诉记者:“我们俩人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把几个孩子养大成人,几年前又贷款20多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吊车,平时给人搬运货物,生活刚好转一点,以为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没想到他突然就这么走了,现在让我怎么办?”

    死者家属告诉记者,2019年10月31日,金属回收经营部老板唐先生叫黄双连去吊存放在百里养护站的油罐,黄双连随即开吊车到目的地,在吊装油罐过程中发生燃爆,导致3人被燃爆后的大火烧伤,黄双连的车子被损毁。随后,3人一同被送往医院抢救,黄双连的受创面积达95%,属特重度烧伤,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多次下病危通知书给病人家属,并多次告知病人家属难以救回黄双连的生命,让家属准备后事。2019年12月13日,黄双连在救治无效的情况下,为不使黄双连在外去世,家属将黄双连接回家。2019年12月16日,黄双连因伤势过重死亡。

    唐冬秀表示,到目前为止,唐先生只赔偿死者家属约7万元的医药费和5万元丧葬费。她说:“我丈夫这么一个大活人死了,作为老板的唐先生一家,无论如何都应该来安慰一下死者家属,毕竟黄双连上有老母亲,下有老婆小孩,他有钱也好,没钱也罢,都应该来安慰我们,但是他从来没有来过。现在,他反而说是因为我丈夫切割油罐才发生燃爆,还把我们起诉到法院,实在是气人。” 

    据了解,唐双连在住院期间,仅医疗费就花了47万多元,这些医疗费还是通过多方借来的。黄双连去世之后,死者家属与唐先生协商赔偿事宜,要求赔偿医疗费、医护人员护理费、生活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等总共140多万元。唐先生认为赔偿金额太高,没有答应。由于双方协商不下,2019年11月7日,死者家属将唐先生父子起诉到法院。

    然而,令死者家属出乎意料的是,2020年3月20日,唐先生以一纸《民事反诉状》起诉到法院,声称2019年10月31日的事故是由于黄双连切割吊车上一个螺杆导致爆燃,致使黄双连及他俩父子被烧伤,要求死者家属赔偿医疗费、陪护费等并退还所付给的医疗费和丧葬费。

回收经营部老板 

吊车司机切割螺杆引起爆燃

    那么,这起爆燃事故究竟因何而起,是唐先生切割油罐引起,还是吊车司机黄双连切割螺杆所致?由于黄双连已经去世无法求证,唯一能了解当时情况的只有唐先生父子。

    于是,记者来到唐先生的金属回收经营部,向唐先生父子了解当日发生的情况。唐先生表示,当日,确实是他联系上黄双连,让黄双连将位于百里公路养护站内的一个废弃油罐吊装并运到其它地方。黄双连开车来到仓库后准备吊装废弃油罐到车上时,发现吊车顶上安装的一个螺杆会阻碍吊装,于是黄双连想拿仓库里的氧气切割机进行切割。当时,他阻止了黄双连,并说这个东西很危险,不会就不要弄,黄双连说不要紧。随后,他俩父子继续整理废弃油罐旁的废旧物品,没有理会黄双连,黄双连拿起氧气切割机切割车顶上的螺杆,切割几秒钟之后突然起火燃烧,黄双连瞬间被大火包围,他俩父子也被大火烧着。见到黄双连处于危险之中,他的儿子冒着生命危险将黄双连拖出。

    唐先生说:“这起事故是因黄双连引起的。现在,这起事故造成我的双手被烧伤,我的儿子也被烧伤得很严重,我们俩父子住院花了很多治疗费,现在我儿子还需要多次做植皮手术,以后还要花很多钱。在我们住院期间,黄双连的家属来到医院威胁我的爱人,要她支付黄双连的治疗费,态度很蛮横。现在我们支付了十几万元,已经是仁至义尽,希望他们不要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毕竟现在双方已经起诉到法院,只能等待法院判决,由法院说了算。”

    而死者家属对于唐先生所说黄双连因切割螺杆导致爆燃的说法并不认可,死者家属认为,唐先生父子是事故的主要责任人。黄建兵告诉记者,在唐先生住院病历的“治疗经过与出院情况”一栏上写到“患者自诉于20时左右在自家废品回收站切割铁罐时,煤气泄露爆燃,被烧伤头面颈部……”从中可以判断出是唐先生自己切割的,因为当时唐先生并没有意识黄双连会死亡,所以是跟医生说了实话。

村民忧虑 

经营私油存极大隐患

    在走访过程中,黄建兵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由当地部分村民签字盖手印的证明,指证唐先生在居民生活区经营私油,致使周边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由此,死者家属也怀疑百里公路养护站内的油罐是不是用来装油的?

    唐先生表示,那是一个废弃油罐,根本不是用来装油,他收购回来,目的是以后有机会卖出去赚点差价。

    而对于群众反映唐先生经营私油的问题,唐先生父子回应称,一码归一码,他们家经营私油与“10.31”燃爆事故无关。当时的情况是黄双连的车突然燃烧起来,三人被送往医院救治后才发生的燃爆,如果当时油罐里有油,估计当场三人全都没命了。

调查结论 

盲目操作氧焊引起燃爆

    据了解,“10.31”燃爆事故发生后,兴安县人民政府立即成立了事故调查组,对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性质展开调查,并作出事故的认定处及理意见。

    经调查,2019年10月31日20时26分许,金属回收经营部负责人唐先生雇佣汽车吊车司机黄双连与唐先生的儿子共同对百里公路养护站内的废旧油罐进行吊装作业,由于操作氧焊不当引起燃爆事故。事故发生后,县应急管理局、县消防救援大队、界首镇人民政府、界首镇派出所、县120急救中心组织人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灭火、救治和对现场的初步勘查与取证。

    经调查,唐先生等三人均未取得氧焊特种作业证,在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前提下,盲目操作氧焊设备,导致起火引起燃爆,是发生事故的直接原因。此外,唐先生作为金属回收经营部负责人,安全意识淡薄,在作业前没有进行安全隐患排查,未对油罐内残余底油进行处理就提供氧焊作业设备,是导致发生事故的间接原因。

    由于事故现场没有第三方证人和视频影像监控资料,根据县消防救援大队《火灾事故认定书》、当事人询问笔录、证人证言以及现场照片等证据,因黄双连重度烧伤,调查组无法对其进行询问,仅凭唐先生父子单方面的笔录证词无法确认氧焊作业由谁进行操作。

    由于金属回收经营部未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未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导致事故发生,违反《安全生产法》等相关规定,县应急局对该经营部处以行政处罚。

    对于“政府有关部门对此事如何处理、善后”的问题,兴安县应急管理局一位唐姓负责人表示,目前,对于该事件,兴安县成立了“界首镇百里公路养护站内‘10.31’一般燃爆事故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并且已经得出相关的结论,同时也对唐先生所经营的金属回收经营部处以行政处罚。至于双方所提出的赔偿问题,因为双方各执己见,很难通过协商来处理,只能通过法院判决才能解决。

来源:
http://www.hscbw.com/a/2020/0807/157951.html

(编辑:admin)
说明:本网所有内容主要用于资讯交流,一些文章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立场,对文章产生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如果有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加入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经济与社会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复兴路1号 宏光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