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与社会网 > 财经视界 >

国电投山西铝业在兴县私挖乱采-幕后保护伞乱作为

来源:博客中国    日期:2019-08-11 20:26    

山西兴县蔚汾镇艾雨头村、杨家沟村、牛家沟村三村村民联名举报称:国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兴县贺家圪台铝土矿这几个村子里,打着“矿体民采破坏区安全隐患治理”的幌子,在进行着“挂羊头卖狗肉”盗采铝土矿资源的勾当,在没有任何开采手续的情况下,破坏1000多亩的土地,大肆露天开采,这是明目张胆的私挖乱采,而兴县相关其职能部门对此不作为、乱作为,导致盗采行为从2017年7月开始以来一直持续到今天。

假借治理项目招标施工、实则进行铝土矿资源开采

自2017年7月起,国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借着“安全隐患治理工程”的名义对外招标,并签订施工合同。记者查询到《施工合同》中的“承包范围”条款中:负责施工的工队除了负责开挖土地进行采矿外,就连土地租用、土地补偿、青苗补偿、地面附着物补偿等所有事宜全部由施工承包方负责,《施工合同》第六条中明确由施工方负责依法依规办理施工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手续,因土地补偿等问题导致不能履行合同的国电投山西铝业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一个貌似合法合规的《施工合同》,处处强调使用土地要依法依规,可合同中明显的关键点就是“矿石回收”,该合同对“矿石回收”、“矿石内运”、“矿石外运”作了近乎苛刻的要求,他们的合同貌似完备的治理工程项目,但真正的实施却是矿石开采。作为一个上市国企的地方公司,难道真的不明白“安全隐患治理工程”和“矿石回收”是完全不同性质的工程吗?大量的挖掘运输机械对1000多亩土地上开肠破肚,为的是治理还是盗采,一目了然。

巨大的利益驱动是国电投山西铝业明目张胆私挖乱采的内在动力

十八大明确指出,“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多次提出“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山西省办公厅多次出重拳严厉打击私挖乱采,其工作要求:一方面,严格审批,加强监管。各地、各相关部门要严格按照“谁批准、谁监管、谁负责”的原则,认真履责、严格审批、加强监管,克服“重批准、轻监管”现象,要定期或不定期进行监督检查,发现违法违规行为要及时制止查处;另外,严厉打击,严查重处。对非法违法采矿要依法采取刑事和经济双重处罚。对不认真履行职责,未能及时发现非法违法采矿行为,或发现后不制止、不报告的,一律移交监管部门追究责任。

 

云图片

国电投山西铝业在明知公司没有办理任何采矿手续的前提下,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借用“安全隐患治理”的幌子,干起了“盗采国家资源”、破坏当地生态环境的勾当。在施工方租用、流转的农田里开进了大规模的挖矿机械:在艾雨头村的挖矿工地上有两个工程队,其中一个工程队动用挖掘机十六台,装载机八台,工程车辆六十多台,而另一个工程队的挖掘机也有十多台,装载机五六台,工程车辆三十多台!如此大规模的挖掘机械一直在大量生产铝矿,每天产量在3-5千吨左右,持续产量达60多万吨,牟取了大量的非法利益。

 

云图片

 

部分政务部门收取企业好处费,面对非法盗采装聋作哑不作为

也许你要问,如此大规模的私挖乱采,兴县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是否知情?据知情人透露,国电投山西铝业为了顺利实施这个“安全隐患治理工程”,给兴县政府支付了一个亿资金!就是这一个多亿的资金,迷茫了兴县部分领导班子的眼睛,堵住了兴县执法部门的嘴,使政府职能部门的某些执法人员当起了这个涉及1000多亩面积“私挖乱采”的保护伞,令人震惊、令人心痛!也正是因为这一个亿的“好处费”,导致相关部分职能政府部门“失明”,群众举报无门、媒体监督无力、非法盗采猖獗不止。

其实,早在2019年5月12日,北京某杂志社记者就到过吕梁市兴县蔚汾镇实地了解过国电投山西铝业在这几个村私挖乱采的情况,当时的情况记者是这样描述的:在兴县往牛家沟的路上,遇见半挂货车来回穿梭,在车辆拥挤的路上有时还堵车。记者于下午3点左右终于到达举报人所说的铝矿井,一进矿区就看到轰隆隆的挖掘机正在忙个不停,还听到如雷贯耳的空压机。记者在现场发现正在生产的铝矿井是两个洞采和一个露天开采。每5分钟就有一辆大货车装好铝矿拉走。记者在现场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里,就看到有20多辆大货车拉走铝矿。据村民们介绍,国电投山西铝业合作的施工队有一千多工人,每天三班制,每天生产大约3-5千吨左右。村民们曾在2018年多次举报过,还在网上给骆惠宁书记发贴子求助,最终还是没有阻止他们的非法盗采。

 

云图片

 

当时这位记者的采访情况是这样的:2019年5月13日,记者在自然资源局主任办公室了解到,铝矿开采者应该属于国电投集团山西铝业有限公司。兴县自然资源局执法大队赵队长面对记者提供的拉矿车辆照片竟然否认开采事实:“该企业没有生产,洞口早被堵住了,现在是在做工程打隧道。”记者说:“现在看见,每几分钟就一辆大货车装着铝矿拉走,怎么就是工程了?”他说:“可能是碴。”记者说:“碴,怎么可能,大货车司机说是拉到孝义市和原平市,怎么变成碴了。”他没回答。随后该杂志社记者又见到国电投集团山西铝业有限公司负责贺家圪台铝土矿的董事长赵总,这位董事长坦承:“是的,要说矿产资源开采的几大证来说是不齐全,基本没有。”无证开采资源需要负什么样的责任,董事长应该比记者更清楚吧,他们之所以敢如此明目张胆,主要是有兴县相关职能部门装聋作哑,给国电投集团山西铝业撑腰、替他说话!

铝矿石非法盗采运输在持续,哪级政府部门才能制止得了他们?

发生在山西兴县蔚汾镇非法采矿的事实并非一日,虽然杨家沟村、牛家沟村的盗采行为暂时停止,而国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在艾雨头村的私挖乱采1000多亩的成果却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运输,当地相关政府对非法盗采熟视无睹、听之任之!导致大量国家资源白白流失。

 

云图片     

时至今日,大量的矿石运输车辆还在日夜加班往外运输矿石,老百姓上路拦截运输车辆,当地职能部门毫无作为,却扮演了非法盗采者的保护伞,这是对政府形象的极大破坏!是对老百姓的极大伤害!是对国家资源的极大不负责任!

对于一个央企如此严重的无证盗采现象,到底哪级执法部门才能够监管得了?哪个部门能出面管一管?哪家良知媒体替老百姓出面呼吁,以便引起上级政府部门的重视呢?曾经北京某杂志以及微信公众号“山西X时讯”都转发《山西省吕梁市兴县铝矿私挖乱采无人监管哪级部门是其保护伞?》关于私挖乱采的正义报道。

 

云图片

 

     (2019年5月30日发文截屏)

作为有良知的媒体人,我们将义无反顾地站在老百姓一边,不遗余力地揭露国电投山西铝业的非法盗采行为,我们也坚信即使是兴县相关职务部门再“装聋作哑”,也有管理他的上级领导班子,我们衷心期盼相关方能出面纠正其乱作为,制止国电投山西铝业的错误行为!

(编辑:admin)
说明:本网所有内容主要用于资讯交流,一些文章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立场,对文章产生的影响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如果有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加入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经济与社会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复兴路1号 宏光大厦